鄂西旅游网欢迎您!

您当 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旅游攻略 >

宜昌三峡,屈原故里,做一回土家人

2019-11-28

 

  以前的三峡,是太白的那首“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,那是我从未见过的古时峡江水道。说起来,我其实并不曾与长江错失过缘分,记得有一年,做为高校的湖北招生代表,曾经坐江轮来到武汉,当时的三峡大坝并未开工,只是时间距今久远,竟半点都记不得船行千里江陵是何等模样,真是惭愧。

  如今再入湖北,直抵三峡宜昌,应约和数名外国友人,共同体验此地的人文景观,命名“跨国CP爱上宜昌”。期待此行可以弥补对长江三峡的那份亏欠。

  【船行西陵峡,过葛洲坝】翌日登船,自宜昌港五码头起航,数百人的船上嘈杂喧闹,同行的外国友人有来自美国的左右、伊恩、艾米,来自刚果的黑小伙朱礼,来自印尼的李凯风,来自俄罗斯的林娜,来自波兰的玛丽塔,来自哈沙克斯坦的印迪拉,刚上船,便被一群小学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他们,合影拍照,一时无法脱身。我们乐得置身事外,笑看两岸城去山远,江上船来舟往。

  不经意间,船行至葛洲坝3号船闸前,船停水涨,缓缓抬升二十米,闸开再行时,已出高峡平湖,果然是令人惊叹的人造神迹。这座历十八年时间建于八十年代的水利工程,同时具备了航运、水电、防洪、灌溉、道路桥梁诸多功能,和修建于2006年的三峡大坝,可谓是宜昌境内的两大奇观,也改变了数千年来的长江流域的人文生态。据介绍,长江里有许多鱼类生物因为两坝阻断而濒临灭绝,如今正以人工回游放养的方式,拯救其中最珍贵的中华鲟的物种延续。但是长江沿岸几千年的古代文明遗迹,却永远被深埋于水底,除了张飞庙、屈原祠等被易地迁建,其余均已不见天日,再也无缘得见。

  ​【屈原祠前写离骚,手做粽子】记得初中时,就最爱屈原的名句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,并写在本子里做为座右铭,勉励自己多年。迁建的屈原祠位于秭归城外向家坪的山坡上,登高远眺,横断峡谷之间的三峡大坝巍然静卧。南宋陆游曾经以诗记载“江上荒城猿鸟悲,隔江便是屈原祠。一千五百年间事,只有涛声似旧时。”每逢端午,乡亲们便以粽投江,龙舟竟渡,来追忆这位忧国忧民的诗人。

  烈日之下,屈原祠前,我们穿上汉服,手执毛笔,每人书写了一段屈子的《离骚》诗句,我写的是“唯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”,落笔惶恐,字迹歪斜不整,想必屈子在天有知,当笑我们学艺不精,班门弄斧了吧。

  再去山顶手做粽子时,便把机会留给了外国朋友们,自己面壁反省去了。

  【走三峡人家,唱船工号子】船行至三峡大坝和葛洲坝之间的西陵峡,江岸边靠泊着几艘帆船,数位头扎围巾、身穿对襟短褂的汉子,屈身弓背,拉着纤绳一步步艰难的行进在河滩乱石中,“嘿呦嘿呦”的船工号子回响在江面峡谷间。

  登岸走进竹林树木葱茏的峡谷,溪水清澈流淌,便是灯影峡,现称三峡人家。此地的峡谷名称隐含古意:溪畔小径,夜色黄昏,灯影绰绰的峡谷,仿佛可以看到古夷陵人往来山间的样子。沿途廊桥横跨,小船漂移,峭壁悬棺,猿猴跳跃,有土家妹子执油纸伞坐于船头,又有汉子手持竹笛站立桥头,笛声悠扬,和着风声鸟鸣。复有浣衣女溪边捶洗花布,惊走小鱼无数。溪谷尽头水声喧哗,原来是十几米瀑布自上而下,流经土家族哭嫁婚俗表演的小楼,引来众多游人围观。


上一篇:宜昌旅游攻略 大学生必备

下一篇:荆州古城旅游随笔